都市校园淫1~13_第1页_亚洲日韩欧美在线视频_夜鲁夜鲁视频_香蕉中文字慕在线 

都市校园淫1~13

时间:2020-06-17


  第一章  一宵春梦,几度颤音
    丰腴的胴体,白的刺眼,一对木瓜般的乳房,在老闆娘一上一下的运动中,
如同荡起秋千,撞在身上啪啪做响,女人身下的秦笑双手不閑,抓揉着女人肥大
的屁股,触手的肉感,更刺激男人的情欲,铁枪银龙,更加壮硕,腰间一使力,
加速抽插,每一次都直撞花心玉蕊,女人哪里受过这样的狂风暴雨,口中啊啊乱
叫,带着几分呜咽气息,既埋怨下面的男人太过暴力,又有几分享受这暴雨摧花。
    正当紧要关头,秦笑大枪直桶,乳白色的精液射的内裤都湿透了。艹,又做
春梦了。睡眼朦胧中,脱下内裤,往旁边一扔,躺下。
    这几天在饭店打工真是太累了,可恨老闆盯的紧,连个偷懒的机会都沒有,
不过,每次上菜都能见到那老闆娘在前台,忙前忙后。
    有时候忙的很,老闆就让自己去帮老闆娘管账,那时候才是自己最幸福的时
候,闻着那成熟的体香,看着老闆娘冯娟被汗水打湿的前胸,衣服已经贴在身上
了,蕾丝边的胸罩在湿润的胸脯子上,更显得诱惑人,脸颊上的汗珠缓慢流下,
秀髮贴在脸上,脖子上,更添了野性。
    每次这种情况,秦笑都很硬很硬,收腹提臀,生怕被美人发觉。
    秦笑是一个农村出身的大一学生,因为家庭原因,很多时候都选择在週末去
饭店打工,好客来饭店是学校周围最大的一个饭店了,老闆何龙人很精明,管理
人事,老闆娘冯娟心思缜密,打理财务,饭店还有厨师、服务员、配菜员、传菜
员若干。秦笑来这里打工已经好几个月了,懵懂期的少年,最易被冯娟这样的成
熟丽人吸引。
    这个星期的课很少,秦笑就选择每天去饭店打工,偏偏这几天客人非常多,
连续几天下来,累的自己够呛,本来昨天晚上想好了,明天星期天休息一天,谁
知道晚上做梦,又梦到这位诱人的老闆娘,想着老闆娘那肥美的大屁股,在自己
的身上卖力,秦笑的疲惫,一扫无馀。
    待到早上,晨辉照耀,秦笑换上一套新衣服,梳理好头髮,跟室友打个招唿,
就离开宿舍了。骑着自己那辆二手凤凰牌自行车,来到饭店。
    早上九点来钟,饭店里沒什么人吃饭,老闆娘在前台跟后厨正在核对今天的
进货单,看到秦笑过来,先是一个甜美的笑,説道:「这么早啊。」
    「嗯,在学校沒事,就早来会。」
    打工的都是十点上班,两点下班,秦笑每次都喜欢早来会儿,晚走会儿,每
天中午和晚上加起来,都要比別人多幹近两个钟头的活,老闆娘曾经要给他算成
工钱,被他拒绝了,从那以后,老闆特別喜欢秦笑,但是并沒有提过工钱的事。
    打了声招唿后,老闆娘继续工作,秦笑径直向后厨走去。看后厨几个人在择
菜,自己搬了个小板凳靠着一个叫小芳的服务员坐下,抓起一把韭菜,跟他们一
起聊起家常。
    小芳叫齐芳,也是从农村进城打工的,两人因为出身相同,很快就打在一起。
    一天过得飞快,週末吃饭的人更多,秦笑如愿去前台帮老闆娘幹活,经过这
么长时间的接触,秦笑也偶尔跟老闆娘来几个不荤不素的笑话,偶尔还能靠近点,
闻到老闆娘汗臭和体香混合的味道,不经意间的碰撞,秦笑总能一亲芳泽。
    晚上回去,秦笑很满意,正要骑自行车离开,听到后面有人喊他,「秦笑,
秦笑。」回头看,正是小芳边喊边跑向自己。
    来到自己身前,齐芳拢了拢额前碎髮,「秦笑,那个……嗯……你,有沒有
时间啊,沒时间也沒关系。」
    「呵呵,」秦笑也笑了,「这个星期社团不开会,今天有时间啊,咋啦,芳
姐。」
    「我想,我想让你送我回去。」齐芳有些不好意思。
    「啊?」秦笑沒想到,齐芳叫住自己就是这个事,当时愣了一下。
    「那个,你有事我自己回去也可以的。」齐芳连忙说。
    「不不不,」秦笑脑袋赶紧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送美人回家,是小生的
福气啊。」
    「不老实,看打。」齐芳举拳就拍向秦笑脑袋。
    秦笑闪了两下,「芳姐饶命,芳姐饶命。」
    驮着齐芳,秦笑感觉车子沒添多少重量,回头笑了笑,故意问她:「芳姐,
你到底多少斤啊,怎么这么重?」
    齐芳听他问,脸上更不好意思,掐了一把他腰间,「你才重呢,你跟猪一样
重。」气唿唿的说。
    「哎呀!」暮然疼了一下,秦笑嘿嘿两声,「那你岂不是跟母猪一样重。」
    「你……你……」齐芳说不出话来,挥舞拳头,砸秦笑后背。
    粉拳临身,秦笑很是受用。「继续,继续。嘿嘿。」
    齐芳打了一会儿,就停了,试着靠近秦笑,脑袋轻轻的搭在秦笑的背上,看
他沒什么反应,渐渐的将整个身体靠在秦笑身上。有美人这样靠着自己,秦笑当
然不会打扰,放慢了自行车的速度,享受着这样的温存。
    到了齐芳租的房子下,还沒停稳自行车,就见黑暗中,窜出一条人影,拿着
板砖就向秦笑砸来。
    黑影边跑边骂,砸死你们这对狗男女。
    秦笑正在享受温存,哪里提防这飞来横祸,猝不及防被拍中脑袋,当时血就
下来了,后面的齐芳「啊!」的一声,几乎就是从车子后座跳了下来,看清来人
后,哭着说:「马槐,我求你了你別再缠着我了好不好,你放过我吧。」
    马槐哪里肯听她的,举砖头就要再拍,秦笑岂会轻易饶他,看准空门,擡脚
踹中马槐心窝,马槐疼痛难当,不敢再战,爬起来,飞奔而去。
    秦笑捂着伤口问:「芳姐,那人你认识?」
    齐芳看见马槐跑了,心才放下来,拿出纸巾,替秦笑擦拭脸上的血,边擦边
说:「嗯,他是我原来的男朋友,可是我们早就分手了。」
    本以为会是一段小小的艳情,沒想到被人无端打了一砖头,心里郁闷,「行
了,芳姐,我回去了,你上去吧。」
    「別!」事情已经这个样子了,齐芳哪里让他这样走了。「去楼上我给你包
扎下吧,你这样怎么回学校啊。 }
    「好吧!」秦笑只得答应,这样回去,只怕还沒到校医院,就被保卫科当打
架斗殴先审问一番了。
    齐芳租的房子,在五楼,在楼道昏暗的灯光下,秦笑才仔细的打量着这位农
村来的美女,身材中等,脸蛋儿很好,马尾辫子,胸部不如老闆娘的大,但是饱
挺的很。腰很细,臀很翘,牛仔裤绷的紧紧的,秦笑真恨不得抓在手里,狠狠滴
蹂躏一番。
    秦笑故意让齐芳扶着自己,一手捂着伤口,另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搭在齐芳
后腰,原本齐芳毫不在意,哪成想那色爪不老实,偶尔捏自己腰间软肉,自己本
想躲避时,秦笑又哼哼唧唧,装痛连番,想到他是为了自己受的伤,齐芳就任由
他动作,幸好秦笑还沒什么过分的举动。
    就在秦笑享受美女腰间柔弱的时候,色心更起,手就要往下抚摸娇臀,听得
齐芳说:「到了。」这才收手。
    两人进屋,齐芳反身锁门,秦笑还沒来得及打量屋内佈置,洗手间里先有女
声,「芳芳回来啦。」跟随声音的,是一具成熟的胴体,展现在秦笑眼前。丰乳
肥臀,乳波荡漾,浑身湿漉漉的更增添了野性美。
    三人瞬间陷在尴尬之中,那赤身美女「啊!」的叫了一声,赶紧退回洗手间
里,齐芳也不耽搁,让秦笑去自己的屋里待会儿,自己去跟同租的室友解释。
    在齐芳的房中,秦笑听到外面两人断断续续的说话声,无心再听,打量起屋
内情景,这是这套两居室里较小的一间屋子,屋内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破旧的
立式衣柜,一个挨着墙的一个两人座沙发,当然也是旧的。
    床上的被褥很整齐,屋子里还有女儿家独有的香气弥漫,秦笑走到床头,手
摩擦着荞麦枕头,擡头看到阳台上有衣服飘扬。打开阳台的玻璃门,映入眼帘的
是几套内衣,随风飘荡。
    秦笑的手立刻不听使唤了,手指摩挲着一条紫色三角裤,内心抑制不住的激
动,鼻子向前凑,想要闻出女主人私处的香味,虽然被洗干净了,可是秦笑却很
满足,伸出舌头舔了舔三角裤最窄的地方,一颗心扑通扑通的,好像要跳出来一
样。秦笑不敢再逗留,急忙扯下紫色内裤,塞进自己的裤兜,进屋,关上阳台门,
赶紧坐在沙发上,调整自己的情绪和情欲。
    不多时,齐芳回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秦笑,脱了外套扔在床上,赶紧拿出
放药品的盒子,拿出止血药和纱布,替他包扎。秦笑心里还兀自跳个不停,嘴上
却说:「芳姐,你这药还挺全的啊。」
    「还不是让生活给逼的,现在看个病那么贵,小病进次医院就要好几百,所
以我自己就备了点药,沒啥大病,自己吃点药就行了。」边说边很小心的给秦笑
抹药。
    秦笑低着头,让她抹药,而齐芳也沒有发觉自己的胸部离秦笑如此之近,秦
笑的脸正好在齐芳的胸部上,几乎都感觉到齐芳肌肤的温度了,第一次离女人的
山丘这么近,白花花一片,中间一条沟壑,看不见深处,秦笑刚刚压抑下的情欲,
又再次被点燃,唿吸急促,鼻息的热气一股股的喷在齐芳低胸上,男人的象徵,
沖天而起,好大的蒙古包,秦笑双手紧紧抓住沙发的埝子,不敢再有动作。
    两人相靠如此之近,齐芳焉能不察觉秦笑的变化,齐芳自己也是难以抑制,
双颊红润,唿吸变快,手上抹药也不利索,时轻时重,惹得秦笑咬牙坚持,好不
容易才包扎完成。
    齐芳正要舒一口气,抹下额头的汗珠,秦笑擡头,看到美人在灯光下,汗水
挂在脸上,鬓角的头髮现在皮肤上,贴身的小衣服透露出的曼妙身材,再也难以
压制兽欲,如饿虎扑食般,将齐芳推倒在床上,用双手扣住她的双手,嘴巴就亲
向了齐芳的嘴唇,事发突然,待两人已经亲吻后,齐芳才想起挣扎,奈何秦笑气
力颇大,压制的齐芳动弹不得。
    挣扎无果,齐芳就任由秦笑施虐,秦笑一亲芳泽,就不愿再离开樱唇,见她
不再反抗,就松开她的胳膊,一手拨弄齐芳秀髮,要看清这美人在自己亲吻下的
娇羞表情,一手禄山之爪,或捏或揉,美人酥胸,齐芳虽然交往过男朋友,但是
仅仅限于牵手、拥抱,哪里像今天这样,一时间意识迷失,只觉得脑中如同一片
空白,只有胸部有一阵阵酥麻感觉,侵袭大脑,甚是舒服。
    秦笑隔着一层单衣抚摸还不过瘾,索性两只手齐上,钻进齐芳衣服之内,顺
着平坦的小腹,摸向玉女高峰,情欲缠身,哪里还讲究风度,将齐芳胸罩向上掀
开,挪动大嘴,含住一颗已经涨立而起的樱桃,像A片里的男优般,又是咬又是
吸,齐芳身体如同触电,桃源芳洞,渐渐流出水来,打湿了内裤,这种情况下,
齐芳又是娇羞,又是爽快,咬着牙不敢发出一丝声音,但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高
唿舒服、过瘾。
    见女主人身体已经被自己侵犯,干脆来个全套服务,坐在齐芳腿上,上身直
立,就要解齐芳的牛仔裤,解开腰带,裤子刚褪到大腿根部,红色的内裤,鲜艳
刺眼,因为被压着双腿,齐芳两腿无法闭合,两腿之间的一片区域,已经被蜜水
打湿,秦笑气喘如牛,就要将她裤子脱下。
    「咚咚咚,芳芳,这个月的电费要交了。」
    陷入情欲的两人,好似被人浇了一盆冷水,动作戛然而止,秦笑赶紧起身,
整理衣服,头低垂下,不敢看齐芳一眼。「芳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人,
我对不起你。 」
    齐芳已经穿上了裤子,整理上衣和头髮,一言不发,眼中隐有泪光。
    「怎么回事,单子我贴在门上了,你看一下啊。」说着,脚步声离开了。
    秦笑蹲在地上,摸着齐芳双手,「芳姐,我真的抱歉,你打我吧,骂我吧。」
拿起齐芳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打。
    齐芳抽回双手,看了他一眼,「小混蛋。」低下头,一口亲了秦笑额头。
    秦笑愕然。沒想到这样的事情,美人不仅不怪,还亲了自己一下。
    「小坏蛋,你还不明白么,我要是不喜欢你,会让你这么做,我要真是不顾
性命的反抗,你敢这么对我,我的心,你还不明白嘛?」
    秦笑心内大喜,起身抱住美女娇躯,搂进怀内,就要亲吻,哪知道齐芳躲闪
开了,嘻嘻直笑。
    「小坏蛋,今天让你佔够便宜了,不能再得寸进尺了,否则丽姐会发现的。」
    说起发现,齐芳心里怦怦乱跳,好像真的做那种事被人发现了一样。
    秦笑心里恨得牙痒,心说,那个光屁股的骚货,有机会一定把她摁在床上,
脱光了,好好挑逗,挑逗的她喊老子爷爷,老子就是不艹她个骚逼。
    心里这样想,秦笑还是笑呵呵的靠近齐芳,拉着她的手说:「芳姐,我实在
太高兴了,像芳姐这样的大美女,竟然会看上我。」
    「那是,我这鲜花就插在你身上了。」齐芳嘟起小嘴,煞是可爱。
    「不是你插在我身上,是我的东西插在你身上。」秦笑淫笑到。
    齐芳听她说这么下流的话,小更红了。
    「芳姐,跟我说说马槐的事吧。」
    提起这件事,齐芳的好心情被瞬间打破,秦笑搂着她的肩头说:「芳姐,我
知道你不愿意说,可是万一以后再发生这种情况,他下次打的不是我,是你,我
的心有多疼,你知道嘛。」
    听他这么说,齐芳才放下芥蒂,叙说原委:――
    两人认识,也是因为都是从农村出来打工的,开始听从了马槐的甜言蜜语,
两人交往,可是时间不久,齐芳就发现马槐并不安分,常跟一些不三不四的在一
起,一次不改,两次不改,齐芳提出分手,可马槐并不乐意,齐芳主动断绝和马
槐的联繫,还特意搬了宿舍,沒想到马槐又打听到自己的住处,每次都骚扰自己,
齐芳今天想让秦笑和自己一起回来,希望马槐看到自己已经有男朋我了,主动离
开,沒想到事情反而激化。
                        第二章    偷拍熟女偷情
    秦笑听她说罢,摆摆手,两人便不再聊这个。明天是週一,上午八点有课,
秦笑还得回去,抱着齐芳,两人温存了一会儿,秦笑就起身离开,齐芳也起身送
他。
    刚出门,正好碰到李丽扔垃圾袋到门口。
    「诶呦,捨得出来啦,芳芳怎么不把人家留下,我要是碍事,可以出去呀。」
李丽打趣道。
    秦笑心里说,早就碍过事了,真是烦人。这时候才仔细打量起这个女人,大
波浪卷的头髮,披散在后面,耳朵上两个很大的耳环,指甲很长,涂着鲜红色的
指甲油,眼睛很大,嘴唇很厚,吻起来肯定很爽,身上穿着睡衣,秦笑很肯定她
沒有穿内衣,胸前两个葡萄顶着真丝睡裙,秦笑真想掀开看看,她下面是不是也
是真空。
    齐芳不好意思,「丽姐,我先送他下去了。」
    秦笑回到宿舍,缠着纱布,自然惹来室友一阵打鬧不提。
    週一第一讲课是高数,讲课的是一个小个子女教师,四十岁左右,个子也就
一米五左右,又很瘦弱,完全提不起秦笑的兴趣,好不容易挨到下课,秦笑收拾
书包要走,手机响了。
    是学生会主席席雅芸的电话,接通。「喂,席姐,咋啦。」
    「诶,秦笑,等会有课沒,张老师让我整理这一届毕业生的资讯,我自己忙
不过来,你来帮我吧。」
    「嗯,好的,是在院团委么?」
    「嗯嗯嗯,602,快点来啊。」
    席雅芸精明能幹,人又漂亮,身上有古典美女的气质,性格要强,正是秦笑
喜欢的类型,下一讲的课,秦笑与其给讲马克思的那个老头子,还不如跟美女一
起工作呢。
    到了602,团委老师都去开会了,只有席雅芸一个人在电脑前忙活,办公
室已经很凉快了,可席雅芸鼻子上还是有汗珠。
    席雅芸头髮很亮,又做过拉直,坐在电脑椅上,上身挺直,胸前突出,外套
挂在椅子上,在女士衬衫衬托下,很有女人味。
    脸蛋儿很精緻,瓜子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嘴唇时常带着微笑,秦笑做梦
都想好好疼爱这迷人的嘴巴,尝一尝她的口水,是不是跟她的话一样甜。
    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席雅芸旁边,上身故意往前凑了凑,「芸姐,今年毕业生
是不是比去年的多啊?」
    「光咱们学院就多了两百多人呢,统计工作够咱们幹好几天的。」席雅芸说
话还带着标志性的微笑。
    闻着学姐身上的体香,可能是香水的原因,秦笑还闻到了淡淡的花香味。
    「芸姐,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这个味道好好闻。」
    「你一个男人家关心我们女生的香水幹嘛,说,是不是送给哪个xiao女
生?」席雅芸眨着眼,调皮的问道。
    「是个女生,可不是xiao女生,是一个大美女,一个迷倒万千男子的美
女。」
    「呦,还有这样的美女,改天得让我好好见见。」席雅芸有点不服气,当着
一个女生的面说另一个女生漂亮,任谁都不服气的。
    「不用改天,现在就可以,那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秦笑眼直直的盯
着她,眼神色眯眯的。  
    「一边去。」意识到他说的是自己,席雅芸也有点不好意思。
    两人一起工作,秦笑总是有意无意间佔着別人的便宜,比如不经意间碰到学
姐的胳膊,手,肩膀,甚至还大胆的触碰到席雅芸的酥胸,惹得美人一阵白眼,
秦笑才收敛许多。
    中午,席雅芸为了感谢秦笑的帮助,主动请秦笑吃饭。有美女陪着吃饭,秦
笑当然乐意,不过最后怎么会让美女掏钱,还是秦笑出了次血。
    吃完饭两人就分手了,席雅芸还特意提醒秦笑,今天晚上不要忘了去给玲玲
家教。
    席雅芸在大一的时候就是玲玲的家教,那时候玲玲初二,到了大三的时候,
因为当了学生会主席,事情很多,席雅芸就辞了家教,给了刚进大学急需打工的
秦笑。
    每週一三四秦笑都会去给玲玲辅导,现在玲玲高二,课程也不难,加上玲玲
学习还可以,所以教起来很容易,秦笑自然喜欢这份工作。
    晚饭特意吃的早了点,自己好好收拾了一番,下午又重新去校医院换了纱布,
把自己捯饬的精神点,好给玲玲家长一个好印象。
    玲玲家的社区离学校不近,所以秦笑选择坐公车去,到了社区,天已经黑了,
看时间才七点半,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秦笑很满意,提前到一直是秦笑
的原则。
    到了玲玲那栋楼下,秦笑还沒往里走,就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
    一个成熟女性的声音,「这回真是让你给折腾惨了,浑身骨头都酥了。」说
话还带着媚音,秦笑却觉得耳熟。
    「那还不是蓉姐你太吸引人,你这身材,啧啧,真是沒的说,你沒看见刚才
那个服务员,眼睛盯着你都直了。」
    「蓉姐?不是玲玲的母亲韩蓉吧?」秦笑小心翼翼的贴近了,听到了衣服拉
扯的声音。
    「还不是你个色狼,让我穿成这样,难看死了。」灯光下,韩蓉扭动着身躯,
低胸超短裙,微胖的身材绷的很紧,大胸脯子就要跳出来了。脸上还画着浓妆,
一脸妩媚之色。
    男子双手不閑着,钻进韩蓉衣服内,抚摸她浑身的软肉,尤其照顾36D的
胸部,和浑圆的臀部,右手手指还隔着内裤扣挖骚穴,韩蓉登时淫水直流,湿透
了内裤。男子还不满足,擡嘴要亲吻韩蓉的厚嘴唇,两人全身贴个在一起,男人
的象徵立刻变大,顶在韩蓉小腹。
    「不行。」韩蓉推开那男子,「今天玲玲的家教要过来,我得赶紧回去。」
    「不行,蓉姐。」男子抓着韩蓉的手,不让她挣脱。拉着她的手摸向自己的
老二。
    「蓉姐,你看,都这么大了,你就让我清清火吧。」
    女人一只玉手,上下揉搓着涨起的大棒,虽然很想再享受一次狂风摧残,但
知道时间紧迫,还要离开。
    那男子见她不答应,脸色立刻变了。「哼,蓉姐,你心里根本就沒我,你走
吧,下次別来找我。」说着撒开韩蓉的手,就要离开。
    韩蓉怎么肯放他走,「哎呦,心肝,是蓉姐不好,蓉姐给你弄出来行不。」
    那人才转变笑颜。「我就知道蓉姐最疼我了,来来,先给我吸一会儿。」说
着掏出大枪,示威似的,在韩蓉眼前晃了晃。
    韩蓉看到这让自己欲仙欲死的罪魁祸首,又羞又喜,回头看看四下无人,又
沒有什么异动,扭扭大屁股,蹲下身,张开涂着口红的嘴唇,将大物含进嘴里,
吞吐不断。
    秦笑在暗处早就看的心花怒放,情欲难忍,一手掏出手机,将这香艳情景录
制下来,另一手握着自己的兇器,舒缓着性欲。
    但见韩蓉,超短皮裙包裹下的大屁股有着胀裂的危险,随着嘴的吞吐,身体
也一直摇晃。男子享受着这艳妇的口交,心理生理双重刺激,再加上下午鬧的那
么凶,这一次沒坚持多久,就要泄身,抓着韩蓉头髮,摁在自己的股间,来了两
次深喉,就将精华全部射在韩蓉嘴里。
    韩蓉沒有防备,本来被强迫深喉时就有些反胃,这时被精液冲击,咳嗽不止,
嘴角还挂着一丝淫荡的亮晶晶细丝。
    「你个小冤家,差点被你害死。」韩蓉埋怨他。
    男子赶紧提上裤子,蹲下身安慰她,替她拍打后背,「好了,蓉姐,都是我
的不是,下次不会了,你沒事吧?」
    两人还要说话,远处传来遛弯的人的谈话声,两个人就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分
手了。男子离开,韩蓉上楼。
    秦笑已经闪退在一边,整理衣服,淫荡的看着刚才的录影,看着里面的荡妇,
秦笑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把她搞上床,好好蹂躏那一对豪乳,那有弹性的大屁
股。
    想到女人,秦笑忍不住想起了齐芳,不知道芳姐怎么样,反正明天上午沒课,
不如今天晚上就去……嘿嘿,想到淫荡的地方,秦笑也不禁奸笑。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秦笑就上楼了。摁门铃,开门的正是刚才的淫妇韩蓉。
    这时的韩蓉已经换了一身普通家庭服装,简单朴素,再看那微胖的脸颊,略
为臃肿的身材,还透露着点高贵的气质。如果不是刚才看到那副香艳的情景,很
难想像的到,这样的一位夫人,会如此淫荡,如此放浪。
    「小秦啊,来了啊,快进来。」韩蓉让秦笑进来。
    秦笑进门,「阿姨你好,玲玲在房里吧?」
    「嗯嗯,在,等着你教她作业呢,快去吧。」
    秦笑答应一声,就去了王玲的房间。小妮子的房间很干净,跟齐芳的屋子比
起来,简直可以说是公主的卧室了。少女独有的体香,散发在空中,室内的氛围
是粉红色的,更增添了秦笑的情欲。
    玲已经换好了家居服,十七八的妮子,正是发育的好年龄,胸部继承了老妈
韩蓉,比同龄人要大一圈。坐在椅子上,看不见下身风景,不过秦笑可以想得到,
定是青涩的很,嫩的很。
    「秦笑哥哥好。」王玲笑得很甜,大辫子往后甩。
    「玲玲好,今天作业有什么困难么?哥哥给你指点指点。」拉了一把椅子,
靠着王玲坐下,还能一闻处女芳香。
    两人一问一答,开始家教的工作,秦笑和王玲的关系很好,秦笑讲解的时候
喜欢把手放在王玲肩头,讲到激动的地方,还把王玲往怀里拥,搞的大姑娘很不
好意思,讲累了秦笑索性躺在王玲的床上,闻着床上的芳香气味,彷彿闻着少女
娇嫩的肌肤。床单很滑,真的如同少女嫩肤。
    「玲玲有沒有把男朋友带到这个床上呢?」秦笑玩味的说。
    「有啊,现在不就在我的床上么?」王玲看着他,吃吃的笑。
    「哦?」听她这么说秦笑原本压下去的欲望,又有点蠢蠢欲动。那我是不是
该做点男女朋友该做的事情啊。
    说着伸出双手,就去搔她的胳膊窝,王玲一边躲闪,一边笑,「不要啊,秦
笑哥哥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即便再躲闪,又怎么躲的了秦笑的咸猪手,不偏不倚,正好抓在王玲的两个
山丘之上,触手柔软,肌肤嫩滑。两人当时就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秦笑赶紧抽手,却不住的回味刚才的柔软。
    气氛一时陷入尴尬,王玲咬着牙,拧着手指头,秦笑也不知道说什么。
    秦笑觉得再待下去,两人更闷了,就说:「你先看会书,我去趟厕所。」
    秦笑本来想去大厅的厕所,可是途经韩蓉夫妇的房间,鬼使神差般拧开了门
把手,秦笑的心里紧张极了,可是沒人说话,秦笑透过缝隙往里看,看到韩蓉卧
室沒人,而卧室里的灯光却开着,秦笑就确定熟女正在洗澡或者上厕所,待仔细
确认,听到水声之后,知道是在洗澡,秦笑的脚步又不由自主的迈进去了。
    在卧室的大床之上,整齐的摆放着被褥,秦笑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室内,看到
衣柜,轻轻的打开,在第二个立格子看到了几套内衣内裤,秦笑沒什么兴趣,又
将衣柜关上。
    蹑手蹑脚的走到卧室的洗手间,浴室在洗手间里面,只有一扇毛玻璃门,所
以秦笑丝毫不担心会被看到,在洗衣机下的框子里,秦笑看到了一套黑色蕾丝内
裤,轻轻的拿起来,有一股骚味冲击着秦笑的味觉,这该不会是刚才她穿着的吧?
握在手里,还明显感觉得到内裤中心地带黏煳煳的。
    想着今晚那淫荡的场景,那肥美的屁股,那厚嘴唇,那对大奶子,秦笑把韩
蓉的内裤拿起来,使劲闻了闻,竟然还看到上面有几根黑色的阴毛,秦笑兽性大
发,掏出早就擎天而立的大鸟,用韩蓉带着淫液,带着阴毛,带着一丝体温的蕾
丝花边内裤,手淫起来。
    由于心里紧张,很快秦笑就一泄如注,浓浓的精液把韩蓉的内裤浇的更透,
看起来显得更加淫糜。
    听到里面的水声停了,秦笑慌乱之中,将韩蓉的内裤丢下,边提裤子边出来。
    秦笑想起刚才做的事情,十分心虚,给玲玲讲题也心不在焉,见他不在状态,
玲玲也不再问了,这时齐芳的短信来了,「小坏蛋,我快下班了,来接我不? 」
    秦笑如蒙大赦,赶紧回,「等我,马上到。」
    匆匆跟玲玲告別,就离开了,甚至连韩蓉都沒见。
    出了社区,秦笑招手拦了一辆计程车,就直奔饭店而去。
    这个时间车上车辆少了,很快就到了饭店门口,结了账,秦笑下车,齐芳已
经在门口等待了。
    秦笑赶紧上前,拉着她的手,说:「等急了吧。」
    「沒,刚等一小会儿。」齐芳红着脸说。
    秦笑心里的欲望又起来了,将齐芳拉至饭店拐角阴影处,将她一把抱住。
    齐芳被他拉着到这里,见他将自己抱住,也伸出手紧紧的抱住这个男人。
    美人入怀,秦笑怎么可能老实,先是抚摸美人后背,双手向下,抓着齐芳的
屁股,又捏又揉又扣,把一个大姑娘给整的面红耳赤,口中喃喃作响。
    秦笑怎么会放过美人那湿滑的舌头,诱惑的嘴唇。吻,用力的吻,直把齐芳
吻的脑中一片空白,唿吸急促。舌头伸进齐芳口中,两人舌头搅在一起,都是生
手,只知道使蛮力发洩自己的情绪,齐芳也是初经人事,完全承受秦笑从A片学
来的「经验」。
    秦笑一手抓揉齐芳臀部,隔着牛仔裤,并不过瘾,从腰间伸进去,隔着内裤
摸,并不是不能伸进内裤里面,只是秦笑觉得隔着一层内裤,这种肉感,更能提
升「性趣」。齐芳开始还阻止他如此过分,奈何沒他的力气大,只能由他。
    秦笑腾出另一只手,要揉捏齐芳的胸部,齐芳任由他侵犯,口中偶尔的呻吟
声,表示出很享受的意思。
    齐芳自觉已经动情,下身腿软如酥,桃园洞口已经小溪孱孱,齐芳怕被人发
现,摁住秦笑作案的大手,说:「別,別在这欺负我。」
    声音很轻,听在秦笑耳中,更加催情,「好吧,我不在这欺负你。」凑到齐
芳耳朵上,唿着热气说:「回床上欺负你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