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骚货的自述_第1页_亚洲日韩欧美在线视频_夜鲁夜鲁视频_香蕉中文字慕在线

小骚货的自述

时间:2020-06-17


我叫淳淳,是1993年5 月出生的。今年已经满19岁了,由于人家不太擅长写作啦,但又真的很想把自己隐私经历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如果有不好的地方还希望各位哥哥姐姐们多多包涵、包涵噢!
由于是网络里,就不泄露我的姓了,大家可以叫我淳淳,我是一名大一的学生,即将面临严峻的高考,由于我父母离异,母亲出国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父亲找的女人就比我大两岁,因为他有抚养我的责任,可我又很看不惯那个新 那趾高气扬的样子就别提多让人闹心了,便让父亲给我租了个房子,不到60平米,正好够我住了,这里楼层很高,治安也很好,虽然我才刚满19岁,但早就学会洗衣,作饭了,每天回家都是我自己照顾自己,每个月爸爸会给我汇5000元作为我的生活费。
可能说的有些跑题了,嘿嘿,再来介绍下我自己的外形吧,我身高:一米六八,在班级里是最高的女孩了。有很多人都说我有明星像,长的像江一燕,很清纯,尤其是那双妩媚的眼睛,就算是生气时也让人感觉到很销魂。
我的身材在同龄人中也算很好的,可能是因为我总运动的原因吧,我的三围是83 53 93,我的胸部发育的很好,有些早熟,又翘又挺,还有乳头也有点大,因为我很怕热,所以一到夏天时,有时会不穿胸罩出门,我的两颗翘翘的乳头总会顶在胸前,让人看见后想入非非。
我的腰很细,学校里的女生总会称我的腰是小蛮腰,甚至还会形容我的腰像水蛇般一性感和柔软。
我全身上下除了俏丽的脸蛋以外,最引人注目的便是我的臀部了,可能是我总运动的原因,而每天早上和晚上我都会自己的臀部上擦美臀霜。一擦就是20分钟,由于我很热爱运动,跑步和扭唿拉圈,也许天生的因素也在里面,让仅仅才19岁的我,臀部又圆又翘,就算是挺直腰站着,丰满的屁股也会高高的翘起。
我的皮肤很白很细腻,一双美腿也是修长和光滑,我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在全年组里都可以排上前十,在很多人眼里我都是一个长的很漂亮的乖乖女。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本性是有多么的淫荡的风骚。
因为1 4岁时接触过一本成人武侠小说,叫风尘劫,里面对情色的细致描写让我看的浑然忘我,不停的抚摸自己,达到了我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我渐渐的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总是会在家自慰,有一次甚至戴墨镜和口罩还有假发去性保健店买了好几个跳蛋和一些充满性趣的东西。从那以后我就一发不可收拾。
有时还会把些色色的小说带到学校里去,换上语文课的书皮偷着看,好在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被人发现过。
可渐渐的,光是看书和爱抚自己已经满足不了我心中的欲望了。就在上周末,我在一家地处偏远的夜店里遭遇到了我人生中最刺激的一件事情,虽然想想会有些后怕,但其中的细节回想起来,真是让我既满足又快乐。很想把它写出来,因为我真的觉得好过瘾。现在便和各位哥哥姐姐们分享。
那是上周日的晚上,我刚在学校补了一天的课,本来是该回家休息的,因为大一了嘛,学校安排了很多功课,学习一天后会很累,可由于那天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发骚了吧。
我当时在网络上翻看着一篇小说,讲的是一个叫娟娟的女孩和好友在酒吧里被轮暴的事情,虽然被轮暴想想会觉得很可怕,可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好刺激,真想自己亲身尝试一下,大不了出事了我报警贝。就这样我的思想激烈的斗争了很久,大概在深夜11点左右,我终于做好了决定。准备去体验一下只在学校里的混子嘴里听到过的夜店。
我从衣柜中找出件到大腿中部的牛仔裤裙换上,套了条买来就从没穿过的黑色丝袜,上身穿了件黑色的半袖紧身衣,现在想起来当时的穿着也会感觉自己很冲动,我怎么就那么胆大呢,我没有戴胸罩,也没有穿内裤,充满质感的黑色丝袜在我走路时,会轻轻摩擦我的蜜穴,又痒又舒服,裤裙离我的膝盖还有段不短的距离,只要我一弯腰,身后假如有个人,就会看见我丝袜下没有穿内裤的蜜穴。
一想到这,成人小说里的N 个细节就不停闪过,我觉得又刺激又兴奋,裤裙下的蜜穴里都有些湿润了呢。
黑色的紧身衣买时就比我的身材小一号,我很喜欢被衣服绷紧的感觉,因为那更能体现出我饱满的酥胸,果然,两颗翘翘的乳头顶在紧身束衣的前端,我对着镜子画了些平时不怎么用的紫色眼影和唇膏,擦了些白面粉底,让我本来很俏丽的脸蛋更显迷人,我不扎耳洞,因为我怕疼,但平时会戴假的,我便找出两个看起来很性感的圆环状耳环,一边一个,我甚至还从床底下找出一瓶一年之前买东西赠送的黄色染发剂,用了半小时,把齐肩的头发少部分染成了金黄色。
这样做,我只希望自己看起来性感和风骚些,也许这样会有人来骚扰我吧。
希望能来个又高又帅的,嘿嘿。
我穿了双贴有兔宝宝的胶鞋便出了门,我拦了辆出租车,说去夜店,司机问我去哪,我因为从没去过,以前听别人说时也没记得,便说去附近最近的夜店,哪知道那个司机也许是看我穿的很骚长的也很标致吧。为了和多点时间相处,和我讲了一路话,吹嘘自己多有能耐,把我拉到了S 区。
S 区离我家打车至少60元,车开了40多分钟。司机把车停在了一家叫告诉妈妈的迪吧门口,我因为实在是不想听他墨迹了,一看见他那苍老满脸酒刺的脸就恶心,就敷衍他说我会给他打电话的,今天没带钱便下了车,临走时还给他抛了个媚眼,转头后一阵暗呕。
因为我从来没来过S 区,这里的夜店更是闻所未闻,看来这家夜店很火,门口很多人,现在已经近12点,这里刚开始热闹起来。
我走近迪吧门口,正想进去,突然听旁边有人随意说道,你媳妇今晚喝什么药啊,大立行不行?后者回答道。她不喝那个,买小泰吧,那适合女生喝。
小泰是什么,我一阵疑问,随既想到了会不会是毒品啊,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感觉既然来到了夜店就体验一把吧。于是便跟着那两个说话的人来到了告诉妈妈旁边的一家洗衣店门口,进去后,看见那俩人熟练的和老板说,然后老板便取出两个药瓶给他们。他俩走后,我也装着很老练的跟洗衣房的老板说道:



还不算贵,我还以为要好几百,我交钱时,看见卖我药的男人正色眯眯的看着我胸前那两点凸起。可他长的也太难看了,我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在迪厅旁边的一处居民楼里,我尝试着拧开叫作小泰的药水瓶盖,喝了一小口,觉得还不算难喝,甚至有点甜,随后便一饮而尽。
然后便走进告诉妈妈里,因为有些后悔自己没戴胸罩,这样太显眼了,便在门口买了条毛巾挂在脖子上遮挡。
这个叫作告诉妈妈的迪厅在二楼,里面灯光让人目眩神迷,声音很大震耳欲聋,刚喝完小泰的我,不一会就觉得有种轻飘飘的感觉,对于这种非常大的音乐声,感觉到有些喜欢了,我刚走进二楼,便有个服务生过来问我有没有位置,如果没有不许进去,我问他多少钱才能有位置,服务生和我说100 元,我给了他钱,他便把我领到了一处在迪厅舞池的旁边,一处搭建二楼和一楼中部的平台上,一张很小的桌子,一个凳子,给了我几瓶可乐和一盘毛克,服务生便走了,临走前还问我和谁来的,有男朋友没有,我看他长的太胖了,也很难看,便告诉他我男友一会就来找我。
我坐在凳子上,听着渐渐让我感觉很快乐的音乐声,感觉到一种很恍惚的兴奋,但我还保持着理智,心里想着但愿这个卖价便宜的小泰不会让人上瘾。
我听着音乐,看着舞池两旁跳艳舞的女郎,也在观察四周,想看看有没有帅哥。可四周坐着的人基本都是女的,有几个男的都岁数很大了,长的也很难看。
我便决定去一楼那个舞池上玩一会,也想看看有没有帅哥,看见舞池里那么拥挤,看起来像流氓样子的男人也很多,都有些不敢去了,但心里想着我是来找刺激的嘛,便强迫自己来到了舞池上,从拥挤的人群中挤进舞池,因为我的臀部很翘也很大,所以在走路时,与此一些人的身体发生了摩擦,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故意的,有两个人甚至在我丰满的屁股上摸了两把。虽然心里有些厌烦,但还是觉得很刺激,因为自己长期毕竟只活在性幻想里,没接触过这样的事。
我找到一处位置站着,随着音乐扭动着腰肢,前倾着身体,晃动着高耸的圆臀,摇摆着有些发热的身体。我没有跳过舞,但这样子扭动身体,我发现旁边渐渐多了很多赤热的目光,有几个男人都扭头来看我。有个人还在和他朋友指着我窃窃私语的说着什么。
我有些紧张,那个指着我的男人胳膊上纹了个狰狞的恶鬼头。我有点害怕的转过身,索性不去看他,继续扭动腰肢跳着舞。
舞池上又挤进来几个男人,所以我站的位置四周顿时拥挤起来,我被挤的毛巾都掉了,随后便被人不故意的踩在地上,我只好借着扭动身体来用双手掩盖胸前那两处圆圆的凸起,真是后悔不穿胸罩来这么乱的地方。
可还没过多久,有个男人快速的从我身边挤过,他那强壮的胳膊从我饱满的酥胸前大幅度的擦了过去,我那两颗在紧身衣下凸起的小乳头,感觉到一阵电流般的酥麻,随后便不争气的隔着衣服硬了起来,在我那薄薄的紧身衣包裹下,显得更加明显,更加的……淫荡了。

我有些发骚的叫了一声,好在音乐很大没有人听见。我决定在玩一会便上楼,可玩着玩着,我渐渐有种沉浸在这种美妙音乐中的感觉了,可能和那个小泰有些关系。应该是它让我的精神起了反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沉浸在美妙感觉中的我,恍惚的感觉到我扭来扭去的圆臀上,有种异样的感觉。
我回过头,只见之前指着我窃窃私语的那个纹身男,正和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围在我的身后,而我高耸的圆臀正被他俩一左一右的用手抚摸着。
真是太胆了,成人小说里写的都是男人骚扰女性时都是先拿手背碰,哪有这样直接就摸的。可他们两个人摸的我太有感觉了,因为没有穿内裤,我敏感的蜜穴和屁眼隔着牛仔裤裙,被在我臀部上游移不定的手摸的好有感觉,能感觉到已经有些淫液从蜜穴深处分泌出来。
可这是在舞池里,旁边还有那么多人,因为身后那两个人摸我的动作幅度很因为身后那两个人摸我的动作幅度很
大,看向我这里的目光也多了很多,渐渐有人也朝我挤了过来,摸向我圆圆的屁股上的手也多了好几只,甚至还有人慢慢卷起我短短的裤裙,想将手探入我修长的双腿间。
不行,如果在这么乱人这么多的舞池里,让他们知道我没有穿内裤,虽然这是公共场所,但天知道他们会怎么样,我会怎么样。
虽然我被他们很多人一起摸,弄的很酥很麻也很刺激,但我还是保持理智的用力冲出去,逃到了座位上,还在扭头看他们追来没有,好在身后没人。
我拉下已经被掀到大腿根处的裤裙,双腿间的幽深处,那粉嫩的蜜穴已经变的潮湿起来,用很隐蔽的用面巾纸擦去大腿根处的淫液,也许是第一次被人骚扰,还是被四个人一起骚扰。也许是因为喝了那个叫小泰的药水,让我被人摸起来,感觉极其的快乐和刺激。我正想回到舞池里继续被他们弄。也许结果是,我会被轮暴吧。
我保持理智的告诉自己不能这么做,然后就强忍着想继续跳舞的感觉,走出了告诉妈妈,来到了旁边一处居民楼里,在最靠里的一处花坛旁坐了下来,这里没有人,现在已经半夜三点半了。我吹着有些凉的微风,决定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一下。然后就走。
可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之前在舞池里骚扰我的那个纹着恶鬼头的男人,和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男人竟然突然的出现,然后一左一右的坐在我身边。
然后对我笑呵呵的说道:

纹身男指着自己对我说。

戴着眼镜的男人也对我说道。他看起来长的挺帅的,又白又斯文,有一点点像韩国的裴勇俊,那个叫明志的也挺英俊,还很强壮。
刚想回家的我,听他们这么说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又看见他俩长的都这么帅。
再加上药劲的作用,竟然说道:

明志听见我这么说,连忙说道:

我回道:

我和明志、小郎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唠着,可能是我年龄太小,没他们经验丰富吧,没一会我就把他俩刚才骚扰我的事给忘了。还和他们聊的很开心的样子。

小郎对我说着,我便答应了,因为我也觉得累了。
从这开车到我家,至少得半个小时,我坐在他俩的车上,随口说道:



明志和开着车的小郎对我说着。
渐渐有些睡意的我,昏昏沉沉起来,可能是我太单纯了,还总想很淫荡的事,又碰上了这两个很色的男人,所以才发生了接下来的事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异样的感觉弄醒。朦胧间我睁开睡眼,竟然发现,我已经正靠在车座上,而明志和小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车停了下来,透过